位置:主页 > 金融新闻 >
龙多不光不下雨还打败仗南明失败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皇帝多
发布日期:2021-11-20 19:37   来源:未知   阅读:

  1644年崇祯皇帝上吊后,南京方面的明朝大臣们考虑的首先不是替自己的君主复仇,而是选择哪个朱家子孙当皇帝。整个南明政权也因为此事反复撕逼,最后败给了清朝。

  在顺治、康熙父子二人在位期间,他们在南明的同行已经换了足足14个皇帝,分别是有安宗朱由崧、威宗太子王之明、潞王朱常淓、益王朱慈炱、绍宗朱聿键、鲁王朱以海、靖江王朱亨嘉、韩王朱璟溧、赵王朱由棪、昭宗朱由榔、唐王朱聿鐭、益藩朱由榛、淮王朱常清、吴王朱容藩,疑似称帝的还有益阳王朱术,算上追封的皇帝,南明的皇帝总数超过了20个。南明皇帝多,派系自然就多,拥立皇帝成了南明官僚撕逼的最好手段。

  先是东林党人为了旧冤,排斥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福王朱由崧(由于崇祯的儿子并没有在南明献身,从继承权的角度来说福王确实是第一),非要扶持“工书画”、“好古玩”、“会造琴”、“通释典”潞王朱常淓(他的继承权在10名以后)上位。东林党的政敌们不满这群“法利赛人”(东林的做派和法利赛人很类似)一手遮天,纷纷押注福王朱由崧。史可法也被自己的同党从前线日史可法作为南京兵部尚书出兵为崇祯复仇),参与这次天下最激烈的海选。

  由于潞王朱常淓的排名实在不靠前,有底线的史可法不得不放弃了他。由于继承权排在第二的瑞王朱常浩(万历第五子)不知所踪(实际上在重庆,但被张献忠的部队隔绝),排第三的惠王(万历第六子)整天烧香拜佛不成体统,史可法选择了继承权在第四位的桂王朱常瀛(万历第七子,当时带着朱由榔在广西避难)即位。史可法同执掌江北兵权的凤阳总督马士英达成了一致拥立桂王的决定,但江北四镇在凤阳守备太监卢九德的串联下抢先一步拥立福王为帝,马士英也顺水推舟成了拥福派。这番变化后,史可法因为写了攻击福王的黑材料被排斥出中央。马士英成了朱由崧身边的第一红人。不甘失败的东林党继续以潞王朱常淓为旗帜和弘光帝撕逼,还发明了种种黑材料,甚至连福王身份的真假都进行了质疑,可怜的福王长得没有朱潜龙那样神似朱元璋,被弄得苦不堪言。弘光帝在即位后的大半年时间内都忙着对付各地的藩王,忙着应付朝中的“正人君子”。清军则乘机掌控了华北地盘,开始集中力量消灭李自成军事集团。就在李自成和多铎、阿济格大战时,南明也在筹划内战,马士英阮大钺等人炮制出了包含有143名朝廷大佬参与的“大悲案”,整个南明的国家机器陷入停顿状态。当“大悲案”结束时(1645年3月),清军已经开始南下。东林党人和马士英也把撕逼进行到了白热化,3月25日东林党一手扶持的军头左良玉开始“清君侧”,马士英则抽调了江北四镇中的黄得功进行抵抗,让江北防线日弘光帝出走南京,南明进入了群龙乱舞的时代。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